中心新闻
国内新闻
国际新闻
 
您的位置:首页 > 中心新闻 > 国际新闻 > 详细
美国正从能源消耗大国向能源产销第一大国转变
 

5月21日,新墨西哥州的马拉哈马市,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一处油田发表能源政策讲话。

  美国距离能源独立有多远

  能源独立对于奥巴马之前的每一位美国总统而言,都是痴心妄想,唯独奥巴马幸运地拥有了可以付诸实施的机遇。美国这个现今能源消耗第一大国正在向能源产销第一大国转变,而北美更有望成为中东之后的新能源中心

  4月至6月是美国大学生的毕业季。由于美国经济仍未走出低迷,“一毕业就失业”,是很多大学毕业生不得不面对的残酷现实。“石油工程”专业的毕业生是近几年来为数不多的例外,他们早早就被各家能源公司一抢而光。

  美国劳工统计局近期发布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,与“一才难求”相对应的是,这些毕业生今年的平均起薪超过12万美元,让医学和法律这两大传统热门专业的毕业生也难以企及。

  “石油工程”专业人才走俏的背后,是美国这个现今能源消耗第一大国向能源产销第一大国的转变,以及北美有望成为中东之后的新能源中心。

  最新一期的美国《外交》杂志援引美国花旗银行能源分析师的预测说,到2020年,美国有望超越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,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天然气生产国;而随着美国、加拿大、阿根廷和墨西哥等国家石油开采量的激增,北美地区将会成为“新中东”。

  有望成为最大产油国

  5年前,没有谁意识到,美国能源的自给率会在短期内有大幅度提高。金融危机阴影笼罩下,美国能源公司的普遍想法是,“能不下降就不错了”。

 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能源、环境与资源研究员格莱达·拉恩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证实了上述看法,各能源研究机构当时普遍的预测是,包括美国在内的西半球,油气产量将会迎来一个逐年下降的趋势。

  这家位于伦敦的研究所成立于1920年,长期关注全球能源格局的演变,致力于推动全球能源和资源的可持续利用。

  实际情形却和当时的种种预测大相径庭。就在2011年,美国能源自给率超过81%,创下了自1992年以来的新高。

  来自今年年初美国能源部的数据还显示,2011年,美国国内原油(51.44,-0.16,-0.31%)产量同比上升3.6%,达到570万桶/天;今年,产量预计将增加60万桶/天,达到630万桶/天。

  如果这一预计成为现实,将创下自199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。

  美国花旗银行6月中旬发布的一份报告对美国能源的未来更感到乐观。这份报告称,到2020年,美国有望超越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,成为最大的石油天然气生产国。目前,世界上头两号产油国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原油产量都在1000万桶/天上下。

  该报告还指出,波斯湾六大产油国在美国石油进口量的比例已降至22%,而邻国对美国的供应量则超过进口量的一半,且比例持续上升。

  从2006年开始至今,美国每天从欧佩克组织成员国进口的石油桶数已经减少了180万桶,而从巴西、加拿大和哥伦比亚这三个北美国家的进口量由当年的每天70万桶猛增到现在的每天340万桶。

  美国《外交》杂志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,美国已经剪断了中东石油的“脐带”。

  奥巴马的机会

  “这几年美国油气产量的激增和开采技术的革新,看似有些偶然,实则是一种必然。” 格莱达·拉恩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分析说。

  拉恩所指的必然,即美国数十年如一日坚持的追求能源独立的思想和政策导向。

  1973年10月,阿拉伯产油国宣布对美国实施石油禁运,以报复美国在中东战争中帮助以色列的举动。接下来的1974年第一季度,美国经济遭遇了3.5%的负增长。这样惨痛的现实教训让此后的历任美国政府都悬剑在顶,唯恐噩梦重来。

  2005年和2007年,美国先后通过了《能源政策法》和《能源独立与安全法案》,目的是制定长期的能源政策,增加自身的油气产量,提升新能源的占比,减少对石油进口的依赖。

  现任总统奥巴马上台后,除了继续强调要保障美国能源供应安全外,更明确了到2025年要减少至少1/3的石油进口的目标,并称美国长期的能源战略仍将依赖于开发和使用替代能源。

  2011年3月,奥巴马就美国能源政策发表演讲时说,美国历史上的总统和政治家都曾允诺能源独立,但这些允诺最终都未能实现,“这种状况必须改变”。

  奥巴马的底气就来自于美国及其周边在油气开采上的形势变化。

  最新一期的《外交》杂志以“能源如何重塑世界”为主题发起了一项问卷调查,57位能源专家回答了问卷。问卷得出的一个初步结论是:自1973年提出“能源独立”的思想以来,这个想法对于奥巴马之前的每一位美国总统而言,都是痴心妄想,唯独奥巴马幸运地拥有了可以付诸实施的机遇。

  世界能源的地缘版图也可能将迎来一次变革。来自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报告显示,整个美洲最近都陆续发现新的油气田:阿根廷巴塔哥尼亚地区蕴藏着大量页岩天然气资源,哥伦比亚及巴西海底也发现大批新油田。

  北美洲如果有机会成为新的中东——这个如果变成现实只是时间上的问题,因为美国的页岩油储量则是世界第一——那将会产生巨大的地缘政治影响。《外交》杂志问卷就此得出的三个最重要的影响是:美国对中东的依赖和影响会下降、美国在防范地球变暖上的兴趣会下降、欧洲对俄罗斯的天然气依赖程度会下降。

  约七成专家都持这样的看法:“伊朗的石油禁运不会再对欧洲经济产生多大的杀伤力,伊朗和俄罗斯实施能源外交的空间会减小。”

  美国能源信息署石油工程师加里·朗在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没有就美国“能源独立”将带来的地缘政治影响予以正面回应,只是称“技术带来的转变,速度之快超出预期,影响一时难以判断”。

  能源开采的最大障碍

  2011年,美国的两大石油天然气公司相继扩大了名下的页岩油气田资产:5月,雪佛龙公司在宾夕法尼亚州南部的马塞勒斯页岩区购买了22万英亩(约合890平方公里)土地;6月,埃克森美孚公司则在马塞勒斯页岩区附近新购入了超过30万英亩的土地。

  页岩油气田被称为非传统油气田,这种曾长期被抛之一边的能源“弃儿”如今变身油气宝库,要归功于技术的革新与进步。

  “在过去几年,美国及周边国家的油气产量确实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增长。究其原因,与其说是新发现了油气田,不如说是开采技术的进步。”美国能源信息署石油工程师加里·朗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

  技术之外,高油价也是各能源公司加大油气勘探与开采力度的推手。

  格莱达·拉恩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由于近些年主要产油区中东战乱不断,而新兴市场的崛起又推高了全球对能源需求的预期,给消费者形成了市场供应将越来越难满足需求的印象,这就导致消费者产生需要竞购油气能源的心理,进一步推高了价格,造成市场价格远高于钻探成本的现象。

  “美国寻求能源独立是出于能源安全的考虑,但完全的能源独立并不是美国想要的结果。和沙特相比,美国在能源开采上劣势尽显。”格莱达·拉恩说。

  虽然美国拥有的技术上可开采的油气储存量相当可观,但沙特生产一桶油的成本是5美元,而美国开采一桶致密油的成本是50美元。高昂的成本是美国进行大规模自主开发的最大障碍。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规划,2020年美国的石油产量将达到每天670万桶的“峰值”,然后开始下降。

  开发页岩油气不仅要耗费大量的水资源,还要大量使用化学药品,会造成地层破坏、饮用水污染等一系列的环境问题。美国国内反对页岩气运动时常发生,很多环保组织向奥巴马写信表示抗议。

  “大规模开发页岩油气田还有一个隐患,可能会影响到一些地方发展新能源的积极性。风能、太阳能目前的开发成本要比开采油气田高得多。但从长远角度看,美国未来在新能源市场的竞争力可能会受到削弱。美国要想真正实现能源独立,最好的办法不是增加能源的开采量,而是降低能源需求量。”格莱达·拉恩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

上一条:无
下一条:英首家环保夜总会开业 跳舞确实能“来电”
版权所有:
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矿产资源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
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资源环境经济研究中心
技术支持:新视维网络 后台管理